股票配资门户歡迎您的到来!

我們为什麼讓鐵礦石受了傷

發布時間:2011.04.04 新聞来源:滄州超躍股票配资门户网 浏覽次數:

我們为什麼讓鐵礦石受了傷
 
  3月的北京春寒料峭,一度炒得沸沸揚揚地球人都知道的鐵礦石大幅漲价的消息至今餘波未消,这也許又将成为兩會話題之一,當然,受到最大傷害的又是我們——中國。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2007年中國鐵礦石貿易量預計达到2.75億噸,占全球鐵礦石消费量57%。可以說,中國的需求占了國際鐵礦石交易的半壁江山,是各大礦石巨頭利潤最大也是最穩定来源。但對于中國这個“衣食父母”,各礦石巨頭卻并不珍惜更談不到視为“上帝”,而是年複一年地無論是巴西、還是澳大利亞及印度的鐵礦石巨頭們,都以奇貨自居:每年都在嘗試漲价給他們帶来的巨大樂趣和巨大收益,但是,这對于中國鋼鐵企业及其下遊産业鍊條来說,卻不啻最大的煎熬和承受巨大利潤的損失。
  此次談判中,世界礦石巨頭——巴西淡水河谷宣布與新日鐵、浦項达成鐵礦石价格協議,在上一财年价格基礎上南部鐵精粉漲65%、卡拉加斯粉漲71%。如此高的漲幅大大超過中國企业心理預期,这标志着中國企业謀求鐵礦石話語權的努力再次宣告失敗。不少媒體以“痛失定价話語權”为題加以評論和報道。平心而論,中國企业这麼多年来,實際上并未獲得應有的定价話語權。即使偶爾在一兩次我們擁有了所謂的“定价話語權”,那也是日韓根據各自利益串通後的結果。这也就是为什麼,有媒體将今年价格漲幅出乎意料的主要責任歸咎于日韓鋼鐵企业的私心,稱我們是遭受“暗算”,其實,这是自欺欺人的說法,业内人士哪個不知誰人不曉这都是國家资源安全和企业利益之間的博弈,而我們無論是主管部门還是企业自身在这場博弈中,全面處于被动挨打狀态,一方面,鋼鐵企业在國際談判上缺乏話語權,价格猛漲,不得不吞下“米貴難下鍋”的苦果。
  另一方面,國内鐵礦石资源被非法盜采,以勞动者生命为代价,出現了“家米不好管”的現象。從中可以看出一系列嚴肅的課題:鐵礦石资源,究竟該怎樣對待?鋼鐵産业的眼前效益與鐵礦石资源的長遠保護,哪個更緊迫?怎樣建立“资源節約型”经濟并使其为鋼鐵産业和國民经濟發展服务?短期内,我們無法擺脫對國際三大巨頭依賴的現狀,就在我們的企业感到“米貴難下鍋”而正在啟动在境外找礦源的時候,世界鐵礦石资源正在被悄悄瓜分——安塞樂米塔爾近兩年来實施了數十項鐵礦石開發計劃,韓國浦項在印度的资源開發項目已经啟动,日本鋼鐵企业更是一刻不停地搶占资源。2005年,全球有22項鐵礦石項目啟动,投资超過140億美元,在建或擴建項目的總産能达2億噸/年以上;2008年,僅淡水河谷的鐵礦石投资計劃就超過百億美元。而在这巨大的蛋糕分割中,我們沒有看到中國企业的身影,这不能不說是一個遺憾吧。
  商家的競争就是利益的競争,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恨情仇,都是利益使然。此次鐵礦石价格大幅上漲,这不僅僅是對鋼鐵企业敲響了警鐘,如不能未雨綢缪早做打算,再過幾年就不僅僅是“米貴難下鍋”,而是“巧婦難做無米之炊”。这次漲价,日韓本身對進口鐵礦石需求量相對較小,且所産鋼材産品附加值高,鋼鐵价格上漲的損失較易轉嫁。更为主要的是鐵礦石漲价還有助于打壓新興鋼材出口大國的傾銷能力。對日韓鋼鐵企业本身另有助益;不僅如此,日韓鋼鐵巨頭往往與鐵礦石企业有股權交叉,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做到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价格談判的出發點是自身利益,日韓企业不過是做出符合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選擇而已。

上一篇:越南自主投资第一個大口徑厚壁直縫股票配资门户廠

本文共分 1